前兩天又做了場噩夢,很灰色的噩夢。我置身在一團灰濛濛的氣味濃霧中,嗅到了許許多多難以分辨的氣息,有香的,有臭的,可是有一小團薄霧一直緊緊地纏繞在鼻端揮之不去驅之不離,那薄薄的一層霧氣隔絕掉所有嗅覺感官所能接收到的訊息,空空蕩蕩的,我差點窒息。

可能是當天晚上看徐四金的《香水》看得太入迷吧。徐四金筆下的讓-巴蒂斯特‧葛奴乙是個很邪惡的角色,擁有超級靈敏的嗅覺,可以將整座城市龐雜的味道聚集在他的鼻子裡,再抽絲剝繭一道又一道地分解出最純粹最原始的氣味因子,並將它們分類歸檔在他的記憶中樞,終身不忘。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