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喜歡玩秘密基地的遊戲,在南投山上的田裡,隨便找到一個坑洞窟竉,躲起來。把心裡的秘密對著洞內說,抒發遠在台北工作的父母親不在身邊的寂寞、也將一些日常生活中難以脫口的喜怒哀樂埋藏在黑暗中。

每個人都該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讓沉落在內心最深底的陰鬱有個宣洩的渠道。悲傷的事總是特別難找人傾訴,說了怕人不懂笑自己傻痴,即便懂了也無濟於事,所以往往就這樣悶住了。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