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嶺的最後一夜,清晨醒來後,便開始著裝整理內務,接著拎起沉甸甸的行囊,搭上巴士,往基隆碼頭出發。

在基隆等船,一下午天空和心情一樣昏暗,不時還飄下細微雨絲,雨落在大衣上頭,瞬間蒸發。又下下停停。空氣裡瀰漫著濃濃的海水味道,像眼淚一般濃度的鹹。

晚間10點,混合搭載著軍人、釣客和一般平民的客輪緩緩駛離基隆碼頭。在這艘體積碩大的輪船上,乘著無數紛雜的思緒。「再見,台灣!」身旁的同學跨在欄杆上面對岸邊燈火竭力嘶喊,像是企圖將心中的不安一口氣驅散似的。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