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更半夜騎車回家,街道空空蕩蕩,迎面而來的空氣冷冽而寂寞,靜謐沈寂的氣息瀰漫著城市每一角,很喜歡這種全世界彷彿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虛無感。

最近愛上了日本樂團「決明子」的聲音,在夜晚的研究室裡獨自聽著安靜做事,快速律動的節拍和清澈渾厚的歌聲非常能夠振奮人心,旋律間透露著強勁開朗的躍動生命力。

認識決明子是個偶然,在一次電視節目「music station」的聖誕特集中聽到《櫻花》這首歌,從四個粗獷強壯的像熊的大漢口中唱出有點無奈有點寂寥令人動心的音律,歌詞在敘述描寫著什麼其實早已不記得了,只是有股感覺流進心裡,然後就著迷了。

這兩天跟幾位好友吃飯聊天,發現大家最近過得都很鬱悶,為了工作煩惱、為了不確定的未來憂心,但是最煎熬難耐的,是從空洞的心房缺口汩汩流出的寂寞。幾段感情不約而同地結束,有人選擇出國轉換心情,有人藉由繁重的工作填補生活,但事隔半年多,仍然無法徹底放下曾經發生過的人事物;想一個人,但是只能無奈地痛苦地用力想著,其餘什麼也無法做,不確定該不該挽回,也不曉得是否還能夠挽回得了。

當朋友們傾吐內心的哀傷時,我也只能靜靜聆聽著,陪她一起無奈,陪她一起苦痛,看她無神黯淡的雙眼望著虛無的遠方發呆,最後以一種疼惜的語氣安慰著說:失戀沒什麼,多交幾個、多痛幾次,自然就習慣了就不痛了。也許男人和女人在原始構組上本就截然不同,而且人生有許多事情可以專注奮鬥,所以男人面對感情能夠很灑脫,女人則註定成為為情所傷的那一個。

我沒親眼見過櫻花,卻不知怎地和朋友談話時經常想到夜裡櫻花飄落的景象。在深墨的夜色中,只有斜掛的明月透出皎潔蒼白的細弱光芒,仍沾染著些微冰涼雨水氣味的夜風輕拂而過,突然間,一抹淺紅自眼前飄曳劃下,繁花落盡。

散落的夜櫻讓人心傷,卻同時有著淒絕的美感。在成長的過程裡,我們會一次次體驗到這種痛徹心扉的哀傷,也會在腦海中留下一層層豐富的影像;等到哪天不再會為了愛情而困頓,等到櫻花凋零又再盛開,讓酸澀的記憶都殘留在時間裡,眼中只見莞爾歡笑的片段,到那個時候,也許,我們就長大成熟了。

※試聽《櫻花》(收錄曲3)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