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醒來,四周望去一片蒼茫,幾乎分辨不出海天的交界,惟有透過遠方的島嶼,才能夠約略認出原來「那裡是海平面的盡頭」。長達十小時的航行,空間像是電影院裡還未放映的電影帷幕,呈現一種無聲靜謐的灰。那是沾染上一抹深藍的灰色。像已死去多時的魚肚顏色。

大約清晨7:00,船隻先在馬祖停靠,晚點將再繼續駛往東引。

底艙甲板忽然「匡啷」一聲巨響卸在碼頭。一波波身著迷彩制服的小兵整齊有序地自艙底魚貫步出,望著他們漸漸遠去的背影,讓人油然生出一股嚴肅莊重的感受。也是在這時候,我才真正有了──要到外島生活囉──的真實感。那是一種五味紛陳、不在當下無法體會,既說不出口、也難以形容的複雜情緒。

自台灣啟程前怡蘭親手交給我的《流浪集》(舒國治,大塊文化)此刻正帶在手邊,風很冷、很強,刮得人不住打顫。第一次乘船長途航行,沒料到竟是如此寂寞。若說流浪,多少有幾分近似於此際的心境吧...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流動瓶子
  • 原來..你在馬祖當兵喔!<br />
    一年很快就過去啦<br />
    好好享受寂寞的流浪日子吧<br />
    回到台灣...別忘了...<br />
    我們還沒有到阿正廚房吃飯ㄋㄟ<br />
    阿正之約~~要靠你囉
  • flyingdog
  • 放假回來 有空的話<br />
    可以聯絡我們!<br />
    很願意聽聽你在遠方的故事<br />
    用一杯咖啡 些許話語 溫暖一下 流浪的心!<br />
    保重!身體先顧好!
  • stone1013
  • Dear 流動瓶子:<br />
    <br />
    呵呵,好啊好啊<br />
    等我這趟2月底或3月初返台時再和妳約<br />
    一塊去阿正那吃飯囉:D<br />
    <br />
    Dear 飛狗:<br />
    <br />
    多謝打氣啦!<br />
    我在東引一切都好<br />
    尤其運氣很好<br />
    部隊的伙食兵超會煮菜<br />
    所以餐餐兩大碗飯<br />
    吃得非常過癮:p<br />
    <br />
    原則上每週都會上來一次更新日記、回留言<br />
    有空的話就常來聊聊囉<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