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引的頭幾天,先被集體安置於幹訓班,進行所謂「調適教育」。調適教育期間,不必出操,按表授課,一整天觀看軍紀宣導影片,同時接受部隊長官頻繁的心理諮詢與輔導。以使初來乍到於這座台灣海峽北方孤島上的小兵們能夠暫時舒緩緊張想家的情緒,避免想不開逃兵投海(冬天會先凍死...),也得以擁有幾天適應這酷冷惡寒的緩衝期。

五天的調適教育悠悠而過,恍眼間,下部隊也已將近一週。除了每天例行排定的課程之外,不時也有許多公差、勤務要出。軍隊是高度勞動力密集的工廠,軍人則是排置於生產線上的一把把機械手臂,以著被設定好的頻率,在受侷限的活動區域內反覆重演相同的工序。而由於我是新到部的小小兵(小兵中的小兵),有更多的差事得處理,打飯,洗碗盤,清理伙房,打掃餐廳、階梯和迴廊;垃圾要確實進行分類後再集中回收,還得趕在回收車的號音遠離前讓廚餘桶搭上車。

洗澡時,擺放私人盥洗用品的綠色小水桶有規定放置的場域;床上寢具、內務櫃和私人行李櫃的陳設皆有相關的規範,人有其職,物也有其定位,一個不小心,少不了惹來一頓罵。

重度肉體勞動令軀體疲乏,但腦中思維卻是不受禁制分外清明。

在這裡,我思考很多事情,也試著拋卻很多事情。藉由不斷地使思路流轉,希冀能夠為自己理出本質自我的解答。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建立起看待物事的廣闊視界、以及對於是非好壞的審評標準。

這些年來,我從各方朋友身上汲取了相當繽紛的豐富見地,於飲食、於音樂、於藝術、於人生,但皆是吸收的多付出的少,缺少完整通徹的思考。我希望在這一年間,能夠將以往的所知所得解構重整成一個脈絡,進而構築一套屬於我自己的中心價值觀。

這才是此刻於我而言,最重要的。我想。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