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的《白夜行》(獨步文化,二00七)蠻好看的,卷末未竟的謎底,像是嚐了一口惡毒的罌粟果實,留給人無盡的想像和唏噓。

當初知道阿正扔給我這本書時,阿蘭還擔心地慎重勸告我「現在這個時候的你看這種書不太好噢!」她說的「現在這個時候」,指的是身旁沒有伴的我。

因為想知道現在這個時候的我看「這種」書會有什麼後遺症?所以我還是執拗地將它看完。結果,心情並不至於為了無奈的愛情悲劇而受到太大的起伏,或許是我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也已經比較釋懷了的緣故,倒是對於結局稍感意外。

我意外的是為什麼東野圭吾沒有安排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桐原亮司和西本雪穗,相戀結合在一起,如此一來也不至於衍生後續那麼多錯綜複雜的事件。是傳統封閉的日本社會對於流言蜚語真的如此嚴酷排擠?還是為了劇情精采度而不得不故作刻骨懸疑呢?總覺得作者對這一段的交代有些牽強就是了。不過就故事本身而言,仍是相當值得一讀的。

在我這大半年來比較認真地讀了些推理小說後,漸漸整理出自己偏愛的類型。推理小說的流派繁多:古典派(或稱本格派)、社會派、變格派、寫實派、新本格派...等,依據內容也可再細分為著重於推理拆謎、犯罪動機、人物側寫等,讓不同性格的讀者皆能滿足於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

我自己特別傾心的是社會派推理小說,代表作者如松本清張、東野圭吾等人,而我實際上並不是那麼著迷於推理的過程,反倒是對於犯罪事件背後的「動機」深感興趣。掩藏在深深惡意下的幽微人性、誘發犯罪的遙遠起源、以及犯罪者腦中的思考脈絡模式,都讓我有難以遏止的好奇。

另一個喜歡《白夜行》的原因是它的書名。即使走在晴朗的白日,仍彷彿生活在陽光照耀不到的陰暗裡,如同身棲黑夜之中,說不出的晦澀沉淪之美。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謝小啾
  • <br />
    最後一段讓我想到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禮<br />
    讚》<br />
    你可以找來看看:)
  • stone1013
  • OK~<br />
    我會去找來參詳參詳<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