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閩南家庭,平常家人之間都是用閩南語交談,有時候手機響起,發現我怎麼突然轉換了聲道,呱啦呱啦地說起了一串閩南話,那多半是家裡打來的電話。

小時候我的閩南語講得很溜,但是開始上學之後,學校規定不能說台語,說錯的人要罰錢,結果漸漸的閩南語越說越破。直到現在,偶爾回家和父親聊天,還會被叨唸說怎麼長這麼大一個人,連句話都說不好。

我平時難得聽台語歌,但自從一年多前在台中胡同,意外買到一張本土閩南語音樂創作者的專輯之後,就對她的作品一聽傾心,成為自己CD架上的秘藏。

她,是王昭華。專輯名稱叫做《壹》。

這張閩南語專輯中收錄了12首歌,王昭華用「唸歌詩」的方式,唱出她在淡水、高雄、屏東等地的生活回憶。她的音韻帶著鄉愁的滋味,歌詞美的像詩,非常動人,非常溫暖。

八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大概不容易體會王昭華歌詞中讓人感動的情節。

我七八歲之前是跟著鄉下的爺爺奶奶住,白天一起到田裡養雞、種茶、巡田地,下午搭著爺爺的鐵牛車在鄉間小路上兜風。農村生活給予我獨特的養分,讓我度過歡樂無憂的童年,然後,國小二年級那年,父親將我和姊姊接上了台北。

我在台北看到社會的變遷,用那雙小小的眼睛,模模糊糊地感受新舊時代的改變。

早年母親在成衣工廠做工,後來有了我們三個小孩,便辭了工作待在家裡做以件計酬的手工。之後父親開始擺攤賣水果,時代的腳步也逐漸遺棄了「住家即工廠」的家庭代工業,台灣經濟起飛。

聽王昭華的歌,會勾起人心底許多被忽略遺忘了的往事。

歌聲輕輕的,回憶淡淡的,專注傾聽歌詞的故事,眼前出現一幕幕的影像,默默地,紅了眼眶。


【王昭華 / 水源街】

::歌詞::

行佇 暮色中的水源街 后山的冷風 對面吹 存無幾隻的白翎絲 是飛對佗 只存路邊的野狗 賴賴踅
行佇 暮色中的水源街 一面樓窗 一葩電火 一間房間 一學期厝稅 一年起一擺 有夠了然 ...

::對譯::

走在暮色中的水源街,后山的冷風迎面吹,剩沒幾隻的白鷺鷥,是飛到哪兒,只剩路邊的野狗懶洋洋閒晃走在暮色中的水源街,一扇窗子一盞電燈,一間房間一學期房租,一年漲一次,有夠了然...


【王昭華 / 阿爸彼兩甲地】

::歌詞::

日子一年一年咧過 阿爸已經六十歲 逐工猶原落田做工課 厝內擱有兩甲地 兩甲下堀的溪埔地 一直攏是種稻仔 種稻仔實在有夠厚工 賺的無夠塞嘴孔……

::對譯::

日子一年一年在過,父親已經六十歲,每天依然下田做工,家裡還有兩甲地,兩甲低漥的溪埔地,一直都是種稻子,種稻子實在很費工,賺的不夠塞嘴巴……


◎延伸閱讀:王昭華的花埕照日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u7793940
  • 學校規定不能說台語的時代我沒經歷過@//@<br />
    改天我們見面也用台語交談好了,ccol~<br />
    <br />
    我喜歡 王昭華 / 阿爸彼兩甲地 這首歌<br />
    種稻子實在很費工,賺的不夠塞嘴巴……<br />
    <br />
    <br />
    <br />
    <br />
  • 海邊的卡夫卡
  • 上一次聽到這麼有感覺的聲音,是去年底朋友捎來Youtube上王若琳的"In My <br />
    Pocket".<br />
    很愛水源街這首歌...因為當年我在淡水唸書時,就住在水源街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