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光點看《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陰晴不定的四月天,天空很灰,看起來彷彿隨時都會下雨,但影片溫暖了我,因此絲毫不覺得冷。

這是一部關於藝術創作的紀錄片,無論是畫家也好,或者是投身在各種藝術領域的人,他們似乎可以看見常人眼中無法捕捉的世界,以不為人知的方式在腦中進行情感與結構的組織。我總是特別豔羨這樣的才能,好奇於那個世界有著什麼樣的聲光影,並且一次又一次地為藝術家們銳利專注的神情、深不見底的豐沛能量、以及那許許多多自他們體內所擠壓挖掘出的作品,感到無比的感動和驚訝。

藝術是一條嚴峻堅苛的道路,特別是對奈良美智這樣孤僻不擅在群體中生活的人來說,更是充滿孤獨、疏離、不安的情緒,他們總是在追求著只有自己才能明瞭的什麼,卻又時時刻刻推翻前一秒的想法,永遠不得滿足。

不論是影片中真實呈現的奈良美智,或是曾經和我一起生活過的、徹底自我眼前消失的某些人們,他們身上都有抱持著一種強烈的信念,卻又極度不安的氣味,這極端對比脆弱危險的特性,成為他們散發出來的獨特魅力,令我沈迷不已。

在孤單且漫長的創作旅行中,奈良美智遇見了畢生難得的同伴--來自graf media的木工職人--豐島秀樹,兩人共同設計創造了一間又一間風格別具的小房子,這不僅是做為奈良美智的展覽空間,也是擁有「像是活著一般」的真實生活場域。

然後催生出「A to Z」的大型展覽概念,自始而終(從創作生命的原點到終點),將體內所有的元素全部清空,毫無保留。

「A to Z」在日本弘前展出三個月,吸引了大批人潮前往觀賞,讓藝術落實在日常生活之中。展期結束之後,一把火將展出作品燒個精光,以非常浪漫的完結,為一整年的心血結晶劃下句點。

與人群之間密切的合作,讓一向習慣於孤獨進行創作的奈良美智的風格逐漸轉變,他筆下的小女孩不再憤世嫉俗,眼神開始緩和,嘴角也微微上揚。奈良美智不安地說「我不知道這種轉變對我的創作是好是壞,但我明確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我畫出了以前無法畫出的東西;但同樣的,我也再難以畫出以前可以畫出的東西了……」

人總是在轉變中汲汲追尋新的定位、新的自己,我們無法預測下一秒的未來會是什麼形貌,因此惶恐,因此害怕;唯一能做的,是當面臨選擇和改變時,堅持並且相信。

這個飄著細雨的下午,因為奈良美智,使我重新獲得了相信自己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