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又做了場噩夢,很灰色的噩夢。我置身在一團灰濛濛的氣味濃霧中,嗅到了許許多多難以分辨的氣息,有香的,有臭的,可是有一小團薄霧一直緊緊地纏繞在鼻端揮之不去驅之不離,那薄薄的一層霧氣隔絕掉所有嗅覺感官所能接收到的訊息,空空蕩蕩的,我差點窒息。

可能是當天晚上看徐四金的《香水》看得太入迷吧。徐四金筆下的讓-巴蒂斯特‧葛奴乙是個很邪惡的角色,擁有超級靈敏的嗅覺,可以將整座城市龐雜的味道聚集在他的鼻子裡,再抽絲剝繭一道又一道地分解出最純粹最原始的氣味因子,並將它們分類歸檔在他的記憶中樞,終身不忘。

所以他有成為史上最偉大與最邪惡的香水師的天賦,他打從心裡相信自己可以,並且確實做到了。偏偏最諷刺的是,葛奴乙可以分辨全巴黎全歐洲的味道,卻聞不到他自身散發的體味,因為他從一生出來就沒有味道,沒有身為一個人該有的酸起司的臭味;他可以製造出天使的香水,讓全世界臣服在他的腳下,但是他卻始終不瞭解「愛情」的味道該如何製造,他製造出來的愛情只是似是而非。

做噩夢的那個晚上,我正好看到葛奴乙在「康塔爾的鉛彈」的洞穴裡將自己與世界完全地隔離開來,投身在他內在自我塑造的巨大的葛奴乙王國中,度過了七年的光陰。在葛奴乙嗅聞不到他的味道嚇得少掉半條命的時候,我把空閒的那隻手臂舉起來,努力尋找我自己的氣味,剛洗完澡,身上還殘留著濃郁的肥皂香,那不是酸臭起司,我很好奇徐四金認為的「人味」究竟是什麼樣?

我有很喜歡的香味,嚴格來說那應該算是人工合成的味道,但是我寧願認為它是自然的芳香,那是女孩子剛洗完澡時,身體與髮稍末端散發出來的淡淡芬芳。我曾認識一些女孩身上、頭上總是經常帶有很怡人的氣味,有時候有酸橙的香味,有時是香檸檬的清甜,更多時候是花香、草香、薰衣草、茉莉花、像水果、像奶油,把鼻子湊上前去,迷人的空氣順著呼吸進入肺,充滿了全身,完全無法抵擋。

每個女人身上都帶有自己獨特的氣味,我並不是葛奴乙,所以我沒辦法分辨地很仔細,但是我相信。

一覺醒來之後,香水的夢還是那麼的鮮明,那團沒有任何味道的薄霧似乎還縈繞盤旋在我的鼻尖,夢境與真實在剎那之間有點錯亂。我趕緊聞了聞身上的味道,一身的冷汗散發出微弱的酸,也許,這正是我與愛情交往過的證明。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