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暑假至今已經一個多月了,過了好長一段怠惰的生活,這陣子心裡一直不快樂,說不出明確的理由,只覺得生活失去重心,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

我試著靜下心來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和思緒,試圖發現不快樂的原因,只是幾個星期過去,答案依舊沒個鬼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大腦似乎漸漸失去了組織與思考的能力,小腦取而代之成為主宰抉擇判斷的中樞。

還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每天每天就是一早起床上學、下課後上班、回到家後有成堆的作業和報告等著解決,更別提那從四月考到六月糾纏將近半學期的大考小考了。為了度過這些枯燥且一再重複的生活,我學會在每件事上不做過多的思考,有工作就做,有作業就寫,多餘的時間拿來唸書或補眠。不去計算有多少事情要做、也不敢有放假休息的念頭,不想,成為我和忙碌生活和平共處的折衷方案。

學校停課之後,原以為能夠稍微舒緩一下緊繃已久的神經,可是不知怎麼地,憑著一股熱血又跑去報名研究所的補習課程,當初報名的動機是認為若是同時具有理工與商管背景的話,將來在就業市場上會比較吃香,因此沒做太多考慮就報名了商研所的課程。只是我似乎過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與意志,開學兩週之後就堅持不下去,展開瘋狂翹課的人生。

時常有朋友問我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其實並不是我多麼的有才華有想法,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沒那麼偉大。我無法告訴別人我努力填滿每分每秒的生活的原因,其實只是因為害怕一個人時會感到寂寞空虛的自己,我不怕忙,只怕將時間消耗在無謂的愁緒上。

只是我真的累了,我不曉得為什麼會搞成這麼累?即使這陣子如此的怠惰,我仍然覺得疲憊,那種疲憊像是從身體內部深處無止無盡源源不絕地冒出來一樣,我突然想到村上春樹在《遠方的鼓聲》中提到的焦焦蜂和卡羅蜂,嗡嗡嗡的巨大聲響如今也纏繞在我耳邊揮之不去。

我很清楚所有的決定都是自己做的不應該抱怨,也沒有資格抱怨。可是我卻忍不住想抱怨。抱怨誰?抱怨自己為什麼會輕易地感到寂寞。我多麼希望有個人來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你做得很好,辛苦了。」即使也許會有人以為這樣的想法不像個成熟獨立的男人,但是我的確還存留著一部份小孩子的個性,還是想要有個能夠耍耍小孩子脾氣的對象。

曾經有朋友說過我的心裡有一個大缺口,除非自己找出原因,否則沒有人能夠幫我撫平。雖然我聽過之後不以為意,卻一直深刻在記憶裡。我想,如果我能夠樂觀一點開朗一點,就不會感覺不快樂,也不會在這裡拼拼湊湊個老半天卻始終還是沒弄懂自己究竟想要抒發些什麼?

柿原朱美輕柔無重量的聲音在最近幾個深夜裡陪伴著我,她的歌聲會使人感到心裡的缺口一角有被治癒的感動,每當陶醉在『Say That You Love Me』的動人旋律中,我才會意識到一個人的落寞,然後告訴自己要重新調整姿態,只有當一個人也能悠然自得的時候,我才能夠擁有真正的快樂。

希望當這篇文章完成之後,我能夠逐漸成為一個開朗樂觀的人,重新拾回對於生活的熱情。




柿原朱美 【AK三部曲】
http://tw.music.yahoo.com/hot/album/song.html?id=S5x3Fv.xSVN03dA00Bs7008l&trial=FZXnSA300D5681KH-1KH-0P4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