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處理實彈射擊後的殘餘藥包,藥包內裝的是一顆顆小指節大小、灰綠與深黑色的火藥粒,火藥點燃瞬間燃燒力極為驚人,因此必須先盛在塑膠桶內浸濕,才能在大熱天底下搬運。

藥包的處理場位於小紫澳的海岸,名為處理場,但其實只是隨機選擇一塊空曠的岸邊,將藥包順序排列好後,就地引火燃棄。

從山坡上往海灘走的這段路,景致迷人,某些角度乍看之下頗似電影《魔戒》或Mel Gibson《英雄本色》裡頭的高原場景,氣勢磅礡且大器。

半山腰處散落著幾座嵌在岩壁中的石造碉堡,規模大小不一,這些都是早年島上部隊還被稱作「反共救國軍」的年代,由抗戰軍人一磚一瓦砌建起來的。在物資缺乏、科技尚未發達的當時,想要在如此險峻陡峭的山崖闢建軍事據點,除了人力別無他法。帶隊的副營長有感而發地說「你們看,當時的阿兵哥多了不起!」言下之意似乎暗虧現在的阿兵哥(就是我們幾個)很遜,不過我也承認跟那麼猛的老前輩比起來,我確實是遜咖就是。

我們將藥包以小水桶分裝傳接搬運到岸邊,在佈滿大小石塊的岩岸上一桶桶倒出排列,陽光很美,海風輕吹,在眾人矚目期待下,「唰」地引火點燃。

起先火光微弱,沿著藥線,火舌漸漸竄高,形成了一道足有10公尺高的巨大火牆。火勢之猛烈,即便連位居高處的我也能夠感受到熾熱的高溫;焰火鮮紅亮橘的酷妍之色,美得妖艷詭魅令人心驚,彷彿要將周遭一切景物都給吞噬了。

當火焰燃燒殆盡,僅餘下漫天令人窒息的硝煙,不知為何,此時的我竟生出一股空虛感。我莫名想起電影《傷城》的結局,巨大無言的悲傷;也憶起生命中一些過往的人物。許多事物和情緒總是發生得突然,卻又迅速地消散,在造成抹滅不去的印記後,徒留無限的惆悵。像是這場夏日午后的短暫煙火秀一般。

搔搔頭,我決定不讓自己如此多愁善感,往後看火看海的日子還很長,寂寞的時候只須闔上雙眼,伊人思念的臉龐便會浮現於我的腦際,化解多餘的空虛。



創作者介紹

阿敗碎碎唸

stone1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